金樽装我斗十千

对,我画了,年(sang)龄(xin)操(bing)作(kuang),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感觉自己在这条道路上一去不复返。糟糕。

p3前组织是好梗。

我,当初,写那个【忆起】的时候,写完了感觉超爽,但是回头感觉自己并没有讲什么东西。嗯——
……当初是想,写一写某种矛盾。因为痛苦地回忆往往让人趋向于忘却,但是它们是值得记住的,它们是一些东西存在过的证明,是冰冷却也温暖的。
最后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东西。就那么着吧。

……我发现我开始懒得拍照了。【跟不上自己的摸鱼速度】【←?】

我考虑了一下,因为好多人都在说武器拟柴了之后打架会好鬼畜,嗯。
嗯,就是,一般来说都是战士使用武器,所以……如果拟柴了,大概就是两边儿打【?】
根据主人的意志去攻击……之类的……【摸下巴】
……???不知道啊???

我……我死了……【吐血身亡.jpg】
求k!

-

p5是人设卡!中间画人物立绘可以穿校服可以不穿。如果习惯画裸柴就不用在意衣服这种东西了。

全是自己弄的。

比较仓促,今天下午才开始搞,而且是第一次搞企宣,如果有什么遗漏请务必告诉我……

……等等,我忘了在里面说这是个柴企

RHG 传说和传奇

并不是cp向。
与原作无关。
可以说是没有发生最后一战,Umbrella的家庭没有被破坏,FLLFFL也结束了角斗士生涯的时间线。某次偶遇。

BGM:Something Just Like This_The Chainsmokers/Coldplay

Ready?↓
——————
Umbrella很早就听说过那个传说。

一位持喷气剑的角斗士,是普通人类,却有着令人惊叹的格斗技巧和几乎不败的战绩,连名字都带有那样的骄傲。

Alfa。这样的名字,年轻一辈都可以随口说出的作为自己目标的故事,却没多少人见过,说只是“传说”也不为过。

他也如此。成为角斗士起初并不纯粹是他的意愿,但这是出于对强大的人的尊敬,他崇敬着、憧憬着这样一位传说,曾经战胜不少有名角斗士最后却销声匿迹的传说,那样强的能力,为什么却会退隐呢?

Umbrella很早就听说过很多传说,名叫Alfa的,印刻在他脑子里的,只有这一个。

-

“我的名字,也许给你写出来比较好。”

老者思索一下说,手指蘸了一下杯子里的水在桌子上写下。

“FLLFFL?”Umbrella撇了撇眉,有些拗口。老者微笑一下,“如果你愿意,直接叫Alfa也可以。”

Umbrella于是迅速看出字母间的联系,某些说法一闪而过,他不自抑地抬头去再次直视老者深色的眼睛。“您是……?”

“叫这个名字的很多吧?现在?”FLLFFL没有回答,眼里的笑意不减,书页翻动一下的声音。Umbrella张了张嘴又闭上,他当然不敢相信,但脑子里另一个声音如此确认地指明了面前人的身份,他最后还是没有追问出口。

秋末的阳光有纱的轻柔质感,Umbrella从空气里嗅出草叶的清绿气息。这是一个普通的小镇,他不过是任务途中路过,并且恰巧在书店门口被神出鬼没的孩子差点撞倒,恰巧被人扶了一把——

若不是如此,他大概也不会有机会见到传说。

“您现在住在这里吗?”Umbrella环视一下之前没有太注意的周围,除了普通没有什么准确的形容词了,深色的街道,缓步的行人,浅色的建筑。这不像是角斗士会居住的地方。

“是的。”FLLFFL依旧低头看着书,声音像是这个季节的风,安静,“看看书,散散步……老年人的那些子活动。”

“可是……”Umbrella意识到自己的有些无礼,但他顾不得那么多,“不会不甘心吗?”

曾经那样辉煌,现在就甘愿在这里做一个普通人吗?

“我还是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毕竟我还没有老到那种地步。”FLLFFL笑着耸耸肩膀,没有被冒犯的样子,“但这样就好。这就是我现在所想要的一切了。”

Umbrella低下头。砖缝间有细小的苔藓,他看着自己的鞋尖。角斗士的荣耀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对他来说?Umbrella想到自己背在背后的那把伞,X-768,他的武器,FLLFFL的喷气剑如今在何处呢?

“你也是角斗士。”FLLFFL开口,不是疑问,所以Umbrella没有回答。“是自己选择的?”“……有些原因。”“唔,那么在你走下去之前,”

FLLFFL看了看天空,Umbrella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看那朵形状奇怪的云,“你能承受多少?你有多少东西可以失去?你要去哪儿?”

他再次低下头去,Umbrella忽然很好奇他在看的书名。

已经足够了。也许普通的生活就是他最好的选择,选择需要代价,但决定了便也无怨无悔。

一杯茶,一本书,可以爱的人,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如今想要的不过是这些,这些足够。

Umbrella站起了身。他要启程了,他的路还在前面,正在铺陈开。

“您是传奇。”

FLLFFL从书本间抬起头,看了看他。

“也许还是传说好一些。”

他们相视而笑。

——————Fin——————

认真你就输了。

糖糖糖。

带两张莫名其妙的RHG。p5的BGM是,阿瓜大大那个群魔乱睡主仆组的视频……

昨天顺着洪庆山仁宗庙骊山去了趟临潼然后直奔高速到学校……爽。
感觉做啥都慢一拍,发现好多自己刚看到的更新都是很久以前的了。诶。
期中考试完做企宣。全文字。耶。

 @独行城 对不起拖了这么久还画得这么草稿……

↓以下文字来自↑

——————

南开中学企划 高中组 生物教师
文字版
致歉:真不会画画,画了也不想发出来荼毒各位眼睛。感谢SAKE。

Vitae
高中组生物教师。
男。178。40+。
高高瘦瘦的衣服架子。虽然学校没有着装要求但是日常装是黑西装,夏天是白色西装衬衫。
学生时代是艺术生后来转成师范专业,画画和板书都好看。
经常上着上着课用奇怪的方式科普一些奇怪的东西:
“三十五岁之后生育的孕妇都需要做21三体综合症检测。”
“火腿肠里都是亚硝酸盐啊孩子们。”
或者用清奇的方式训人:
“你知道乙酰胆碱酯酶是什么吗?乙酰胆碱酯酶降解兴奋性神经递质乙酰胆碱,有机磷农药抑制乙酰胆碱酯酶的活性,乙酰胆碱持续作用于突触后膜,使肌肉持续收缩僵直。你是被喷了杀虫剂吗?”
“你这是…脱分化了呀孩子。”
“囊胚期如果外胚层受到破坏,神经系统会发育不正常,这样诞生的孩子先天畸形,称为——无脑儿。”
称呼学生会用“孩儿们”“孩子们”这样的词。

不怎么亲民。至少学生是不敢主动去和他搭话的。
但是很关心学生。经常和医务室抢生意(并不)。
办公室的桌子上放着不同版本的《物种起源》,似乎每年教师节都会收到各种版本的物种起源。看不看不清楚(大概是

——————

以及,企宣,我……我正在做……真的……

第一次指绘。

好困难啊!倒地死亡.jpg

不。这不是新孩子。这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