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樽装我斗十千

人物皆来自BOOM @Mario-Boom
原图p34。是,个人的感觉适合谁,就画一画:3
这个……就是……很怂。【缩】
怂巴巴……这样是不是不好啊……

就是,试读。
【……试读不是应该拿第一篇吗?】【……呃。】

有把这篇转正的想法。虽然名字都没起好【靠】
也是一次意见征集……叭:D

诶。看看就好。【躺】

金樽清酒斗十千:

在拉碧斯快三十岁的时候,世界好像忽然都开始关注同性恋,她差一点搭上了舆论的顺风车,不能说对于这些一点都不接受,所以她看出莉亚是真的喜欢安娜的时候还是为她捏了一把汗。


安娜对于另一半向来不算在意,也从来没真的对谁有过太深的感情,拉碧斯知道这是她的一种防御机制,因此虽然很希望她能安定下来还是没有多劝。这次的也没有多长久,莉亚最后还是妥协了,拉碧斯想她一定是个比看上去更坚强的女孩。安娜为此内疚,拉碧斯理解,她总是这样的,但这次也许还有别的原因。


安娜说,她看到卫队没有追上来的时候,就知道布鲁特没有听她的话了。


拉碧斯收拾好了前几天的成品,明天可以拿去买卖。年轻人们的钱从哪里赚的她不清楚,但她主要是靠做衣服来换取生活,她很早就被工厂新进的机器取代,但病毒爆发后不久工厂就和别的所有同类一样关闭了,现在看来这对她是好事情,加上杰克做修理的收入,他们支撑现在的生活还是有余力的。安娜也会定期给他们一些钱,拉碧斯都给她存着,毕竟还不是用的上,况且她并不觉得安娜欠他们什么。


拉碧斯常从安娜那里听说附近地区的动向,但安娜很少提起自己的生活,所以拉碧斯也是上次才知道布鲁特这么一个人。听上去是一个挺好的年轻人,但是因为这是从安娜那听来的可信度就要待商讨——很显然,安娜一直栓得紧紧的感情开始露出马脚了。拉碧斯知道这对于安娜可能意味着某些方面的破坏,但她还是很为她高兴,安娜到底是个女孩,而且对于她来说就像自己的女儿,她希望她能找到这种危险生活中的一个依靠。她希望安娜什么时候能把叫布鲁特的男孩带来看看。


所以,安娜决定去找布鲁特的时候,拉碧斯特别没有告诉杰克。杰克是个很警惕的人,如果让他听到了一定要先去探探布鲁特这人的虚实,这可能会坏了事情的。


安贝尔远远地叫着她了,像只小鸟儿一样快乐地叽叽喳喳。拉碧斯直起身子笑了起来,不知道这次小姑娘给她带回来了什么东西?


-


皮茨像他的名字一样干瘪消瘦,灰色的眼睛眯缝着好像随时准备逃离对自己不利的情况,安娜看着布鲁特和他交谈没有插话,她听出了上次的事情是因为一个叫安洁莉卡的人给执行者说了她的动向。


可以理解。安娜转头看看他们新派对所在的建筑,心里还是有点内疚。结果造成了这么多事情,但她又很高兴在这里与布鲁特结识,所以她也很难决定应该有怎样的感受。皮茨看上去还不知道她,布鲁特也没有专门介绍,所以他只管天南海北地闲扯自己想说的事,安娜看得出布鲁特在耐着性子听他说,看来皮茨的性子布鲁特早已经习惯了。


“卡里是在检修机器。”唠叨完公寓有多么故意不让他有个好住处后皮茨总算回答了布鲁特提出了两遍的问题,“我没见安洁莉卡,不过听布伦娜说她今天要来,我忘了是什么时候了,说不定就这会儿吧——那真好,她还欠我十几块钱呢——说是来和布伦娜聊天之类的,嗨,我想她也就是来看看卡里是不是要向她道歉,安洁莉卡那种姑娘啊……”


“谢啦。”布鲁特赶紧说,拍了拍皮茨的肩膀,“我说,亚当不是叫你给他拿个东西过去吗?”“嘿呦喂,你不说我还忘了……不过迟一会儿也没什么,亚当行动比我迟缓多了。”皮茨挠了挠头满脸的不在乎,并没有因忘记承诺而内疚的样子,“那我就先走啦,你要给他们看看你的女朋友那你得小心,卡里最近脸色能吃人呢。”“好的我知道了,你去吧。”


“他大概要在途中再开几个小差。”布鲁特转过来时候耸了耸肩膀对安娜说,“皮茨做事一般不太专心。”“我去真的好吗?”安娜微皱着眉看着有锈迹的铁门,“是因为我他们才……”“我确实怕安洁莉卡会对你不好。”布鲁特搂了下她的肩膀,声音里带歉意。“我不是说这个……”“我知道。但是我想也许你应该在场,卡里我还是了解的。”


安娜于是跟着他。布鲁特没有走正门,他们一般都是从侧门经过休息室过去,但休息室里有人了。


“啊,”布鲁特好像也有点吃惊,“安洁莉卡。”


安娜觉得安洁莉卡很漂亮,金色的卷发让她的脸蛋显得更可人,然而眉目间的戾气让她看上去独立而不易于接近,安洁莉卡转过来时候安娜正在考虑要不要避一下,但她们的目光很快就交汇了。


“哦,布鲁特。”安洁莉卡生硬地打了招呼,“所以你终于如愿以偿了,恭喜。你好,安娜。”


安娜没有从她的声音里听出厌恶,所以她决定回答,“你好。你是安洁莉卡吧?”


“是的。”安洁莉卡转过头去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声音听上去有些心不在焉,“我今天来见布伦娜的,布鲁特你看见她了吗?她让我在这里等一下,但她一直没有过来。”“不。”布鲁特停顿了一下,安娜意识到了什么,布鲁特听上去也了解了,“不,我没有见到她。也许她马上……”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叫我来看看机器,她确实一段时间没有检修了,但还没到……”卡里的声音随着开门声传来。安娜看到安洁莉卡僵硬了一下,她拉了下布鲁特的衣服,布鲁特点了点头。卡里走进门的时候还在和后面的布伦娜说话,他顺着布伦娜的眼色发现了坐在那里的安洁莉卡。


“……哦。”卡里扭起了眉毛。


“听着。”布伦娜强硬地揽过卡里的肩膀把他向前推了几步,她也看到了布鲁特和安娜,“你们需要谈谈。正好另两个当事人也在,别对我说。”布伦娜制止了卡里,“要抱怨以后再讲,反正我就是把你们骗到这里来了。卡里,你先说。”


安娜看到卡里钴蓝色的眼睛,他看了她一眼就移开了视线,但并没有看着自己的女友。安洁莉卡的手紧握着,布伦娜退后一步抱起了双臂。


卡里没说话。他的手插在裤兜里,脚尖略微分开。


“……呃,所以……”布鲁特尝试着在坚硬的寂静上敲出一条缝。


“我只是想不出别的办法了,好吗?”安洁莉卡打断了布鲁特,她的声音因为掩饰颤抖而显得尖利,卡里没有抬头,“你总是干这种悬崖边儿上的事情,还说没什么关系,但是如果你出了什么事,你有想过我会怎样吗?我太担心了!如果你被抓住的话,我才不想到时候才去探监什么的,如果及时停止的话……”


安洁莉卡停住了,她为了阻止自己的抽噎也阻止了自己的声音。布鲁特拉住了安娜的手,布伦娜看着卡里。


“……我只是生气你没有告诉我。”卡里叹了口气摸了摸后颈,“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毕竟大家也是都冒着风险。可是你什么都不告诉我就自己去做,这让我很生气。”


他抬起了头。安娜看到布伦娜叹了口气,安洁莉卡急促地呼吸着。


“过来,安洁莉卡,我的好姑娘。”卡里张开手臂,勾起嘴角——一个经典的卡里式贱笑,“别把我肋骨打断了就好。”


安洁莉卡站起来的时候掉了眼泪,但也只有那么一点,她一拳捣向卡里胸口的时候卡里闷哼一声看向布鲁特——我为你受了好大的苦呢,伙计——布鲁特向他耸了耸肩膀。


布伦娜示意布鲁特出去,安娜也觉得这时候应该给他们留点空间。


“安娜。”他们向门口走的时候安洁莉卡叫住了她,安娜回过头看到安洁莉卡走过来,她的眼角有点红。


“不是对你个人。”安洁莉卡轻声说,“真的。卫队没有伤到你吧?”


“没有。”安娜向她微笑,安洁莉卡浅色的眼睛从这个角度看温和得多,“谢谢你。”


——————


新人物解锁.jpg【??】
基本确定了一个简单些的主线。嗯。

p1是,以前给魔方写的那篇JY配的图。怕麻烦就不艾特啦……

p2打完了拍个照吧。

p3是Quickfeet(和谁我忘了(靠))的那一战,背景音乐叫什么9mm。

p5感受一下我考试时候的状态。

好多人喜欢我的,自设兽化喔。
就画画。

我,我参了企。

p2昨天的六十分。【灰烬】【鎏金】【剧场】
“Show over.Thanks for watching,whether you are alive or not.”

就在这边也发一发。
【立方体】【泡沫】和【遗忘】。

我,尝试着做了好多个,试着过来发一个。
爽啊。